免费人成电影免费网站

聯系我們

    廣東恒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    客服熱線:0759-3376166
    客服熱線:800-999-8156
    銷售熱線:0759-3376167/3376169
    傳 真:0759-3376173
    E-mail:hlkjservice@163.com
    地 址:廣東省湛江市經濟技術開發區
    龍平南路8號

您現在位置:主頁 > 新聞中心 > 新聞中心

7家空殼公司,虛開8.2億元發票 小公司財務異常,牽出涉17省發票案

 
作者:hengli   發布時間:2014-07-15

讀案提示

  揚州K公司位于高郵市。2012年年底,高郵市國稅局在對該公司日常稅收管理中,發現該公司申報銷售收入大幅增加,懷疑該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。高郵市公安局介入偵查后,竟從中挖出一個涉及全國17個省的特大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,抓獲涉案人員共計49人。其中,包括揚州K公司的兩名實際操縱者及他們的“大客戶”。

  去年12月,其中的11人在揚州市中級法院獲刑。經查,這兩名操縱者還在揚州、宿遷成立了6家空殼公司。短短半年內,這7家空殼公司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7073份,價稅合計8.2億余元,稅款1.1億余元,已造成8265萬元國有資產的損失。

  這兩人是何許人?他們為何要成立空殼公司,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?幕后的大客戶又是什么人?為何有如此大的需求量?本期讀案,為您講述。

  第一回

  小公司財務異常露馬腳

  跨省查聯合行動破大案

  2012年年底,高郵市國稅局稅源管理分局在對揚州K公司日常稅收管理中,發現該公司從2012年10月至12月間,申報銷售收入大幅增加,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數量異常,隨即安排人員對該公司進行巡查,并要求該公司提供賬冊、合同等經營資料進行核查。然而,該公司卻以各種理由搪塞。

  人員覺得不對勁,隨后,他們通過征管信息系統查詢發現,該公司進項抵扣憑證全部為海關完稅憑證,經分析認為,該公司存在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違法行為嫌疑,進而移交稽查部門處理。

  稽查部門敏銳地察覺到該公司存在問題,遂于2013年1月向公安機關反映情況,并移送相關線索。

  鑒于案情重大,高郵市公安局接案后立即抽調精兵強將,于2013年1月22日成立專案組,核查揚州K公司開票信息資料。結果發現,該公司作為進項抵扣的海關完稅憑證是偽造的,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。

  經過深入偵查,警方漸漸摸清,此案是多個團伙跨區域相互勾結,有組織、有分工、多環節閉合式作案。案件中,分布在、、、、江西、等17個省份的十多個犯罪團伙,實施從“配單配票”、“虛開”、“資金空轉”、“洗票”、“炒匯”到“騙稅”的一系列關聯犯罪活動。而負責操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并進行騙稅的源頭,是一家位于深圳的公司——深圳A公司。

  在公安部、江蘇省公安廳、揚州市公安局的組織協調和涉案地警方、國稅、海關部門的配合下,高郵警方歷時7個多月,轉戰全國17個省,先后抓獲深圳A公司實際經營人等49名犯罪嫌疑人,查獲發票、會計憑證、印章、銀行卡、U盤、網銀U盾、電腦等大量犯罪證據,成功破獲該案。

  2013年8月27日,公安部決定在全國涉案的17個省發起集群戰役,把此次行動的前線指揮部設在高郵市,并于同年9月12日,啟動集中收網行動。由于該案涉案地域廣、影響大,被評為2013年度全國打擊整治發票違法犯罪專項行動“十大典型案例”。

  第二回

  神秘來電傳授致富捷徑

  獄友合伙專開空殼公司

  經查,涉案公司絕大多數都是空殼公司,這些公司最初是如何成立起來的?又是如何跨省抱團作案的?犯罪嫌疑人先后歸案后,整個公司合作過程及內幕慢慢揭開。而這一切都要先從扈百三接到的一個神秘電話說起。

  扈百三,今年50歲,江蘇興化人。2001年至2010年,扈百三先后因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、出售非法制造的發票罪,兩次被判刑,2011年12月,刑期屆滿。

  重獲自由后,扈百三回到老家,靠做些生意維持生活。直到一個神秘電話,打破了他的平靜——

  2012年的四五月間的一天,扈百三突然接到一個陌生來電,對方是個男人,自稱張憶,深圳人。

  對方聲音聽著陌生,扈百三也從未沒聽過這個名字,不禁覺得奇怪。但是,張憶只是簡單解釋稱,自己從網上查到了他的聯系方式,然后直奔主題,讓扈百三在江蘇開公司,兩人合作,保證扈百三能賺到錢。

  只要開公司,就穩能賺錢?哪有這樣的好事?扈百三半信半疑,直到對方主動提出,要來江蘇和扈百三見面,他才答應。

  一個多月后,張憶果然來到泰州。在當地一家酒店內,兩人見面,開始共商發財之道。大致內容是,扈百三在江蘇開公司弄發票幫他們做賬,張憶會把票額的1.5%給扈百三作為好處費。

  扈百三答應下來。然而,張憶走后,扈百三仍然覺得有點難以置信,遲遲沒有行動。

  這讓遠在深圳的張憶著急不已。為了打消扈百三的疑慮,他專門匯款兩萬元,讓扈百三注冊公司。

  此時,扈百三才信以為真。然而,由于張憶要注冊的公司不止一家,扈百三忙不過來,決定找個合伙人。思來想去,他認為,杜平是最合適的人選。

  杜平今年38歲,興化人,2006年至2007年,他先后兩次因犯盜竊罪被判刑。在興化看守所羈押期間,認識了同監室的扈百三。2009年7月,杜平獲釋,后和妻子阿麗一起在老家經營糧油店。

  扈百三在找“合伙人”時,曾無意間路過這家糧油店,并和杜平夫婦閑聊起來。在聊天過程中,杜平提起現在的生意,叫苦不迭,一聽扈百三要找人合伙開公司,來了興致。在扈百三答應后,杜平夫婦索性關了糧油店,專門等著和扈百三一起開公司發大財。

  而此時,扈百三卻有所動搖。因為找到杜平合伙后,他向張憶“匯報”此事時,從對方的言語中了解到,他們要開的公司,只是負責弄發票,并沒有實物交易。憑著自己的“經驗”,扈百三覺得這種情況不合法。

  但是,他和杜平經商量后認為,他們都是按照張憶的“指示”在做,即使有問題,自己也承擔不了多少責任,因此就在宿遷合伙注冊了一家公司。

  然而,張憶嫌一家公司開票少又慢,很不滿意。這時,杜平想起自己的鄰居在高郵有朋友,便在鄰居的介紹下,認識了高郵男子老齊。在老齊的幫助下,他們在高郵又注冊了一家公司,并買下了老齊兒子的公司,這個公司就是揚州K公司。

  就這樣,截至2012年11月,扈百三和杜平,在張憶的指使下,先后在高郵、宿遷陸續注冊或接受轉讓了7家公司。這7家公司都是空殼公司,唯一的作用就是對外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。

  第三回

  不務正業妄圖“玩票”牟利

  “三方協議”保障各自利益

  在扈百三、杜平等“合伙人”的“經營”下,這7家公司的“發票生意”越做越大。然而,此時,遠在深圳的馬遠也在和自己的合伙人謀劃靠發票快速致富。

  馬遠今年34歲,湖南人,大專文化。2011年12月,馬遠以老王的名義,接受深圳A公司原股東股份轉讓,成為該公司的實際股東,并將該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為老王,后與老程、阿偉(另案處理)共同管理、經營該公司。

  2012年8月,馬遠、老程、阿偉分別與湖南D公司的老胡(另案處理)等人商議,由深圳A公司操控資金流轉、明確開票內容、向湖南D公司和開票單位支付費用,所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,則被深圳A公司用于勾結報關行、地下錢莊,騙取國家出口退稅。

  但是,去哪兒找這么多開票公司成了他們的一大難題。而這個難題隨著廣智的出現迎刃而解。

  2012年9月的一天,老程在酒吧遇到了廣智。廣智今年43歲,深圳人,是深圳一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。他和A公司前股東曾是朋友,后在這位朋友的介紹下,認識了該公司新股東——老程等3人。

  2012年9月份左右的時候,老程和廣智在酒吧碰面。在喝酒時,老程提出,公司需要增值稅專用發票,請廣智幫忙找找門路。

  廣智答應下來。不久,他向朋友葉春提及此事,沒想到,還真問對了人。原來,葉春在江蘇有很多朋友,能聯系到揚州K公司等專門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公司。但條件是,要收取票面額5%的開票費用。

  在廣智的介紹下,葉春與深圳A公司進行聯系。但是,畢竟是虛開增值稅票、虛假的交易,在合作過程中,深圳A公司最擔心的是貨款的回流,葉春最擔心的是開票費用如何到位。基于這個原因,他們都想通過廣智這個“第三方”來實現安全保障,并給付廣智票面金額的0.1%作為“喝茶費”。

  在具體合作過程中,三方約定,由深圳A公司與廣智聯系,提出開票的具體要求,廣智轉告給葉春,由葉春按照要求開出發票并交給他們。在此過程中,A公司不會讓開票單位直接將增值稅票開往本公司,而是讓開票單位將增值稅票開往其他單位,然后再由其他單位開出增值稅票到A公司,雖然多出一個環節,但卻安全許多,因為這樣一來,一旦案發,A公司就不會輕易暴露。

  與此同時,為了實款的回流,A公司提出來要葉春將揚州K公司等開票單位的銀行賬戶的網銀U盾,交給廣智公司保管。這樣一來,一旦深圳A公司的貨款匯到揚州K公司等開票公司后,實際的資金控制則是在廣智的手上,廣智會按照深圳A公司的指令,把貨款扣除葉春的開票費、自己的“喝茶費”后,回流到深圳A公司。

  第四回

  東窗事發老板跨省救援

  脫身未遂同伙均落法網

  這樣一個遠在深圳的“三方協議”簽訂后,扈百三和杜平隨之受益,7家空殼公司的生意逐漸紅火起來。

  就這樣,揚州K公司、深圳A公司等公司及相關負責人都成了綁在一根繩上的螞蚱。因此,在揚州K公司的問題被高郵市國稅局發現后,扈百三、馬遠等人一時間人心惶惶,開始尋找“脫身之術”。

  其中,扈百三趕緊向張憶“匯報”此事,希望他幫忙解決。不承想,張憶只是在電話中口頭答應想辦法。扈百三掛了電話后,就再也沒能聯系上張憶。

  見張憶溜之大吉,扈百三方幡然醒悟,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,因為害怕再次受刑罰,他趕緊聯系阿麗,轉移贓款。

  2013年1月9日,阿麗明知揚州K物資貿易有限公司因虛開發票而案發,仍應扈百三的要求,將銀行卡內的199萬元違法所得資金,分兩次取現,交由扈百三轉移。

  同年2月,阿麗和丈夫杜平在江蘇東臺被抓。

  1個月后,馬遠和老程等人得知K公司被查,開始商量對策,后馬遠決定,單獨來高郵“找關系”。但是,他不知道的是,高郵警方已經鎖定了他們的基本情況和相關犯罪證據。同月20日,馬遠在高郵被抓。當天,老程及公司會計在深圳落網。

  同年5月,扈百三主動投案,并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實。其他涉案公司及相關負責人、會計也陸續落網。

  經查,2012年8月至2013年1月,扈百三和杜平操作的7家空殼公司,共為深圳A公司等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7073份,價稅合計8.2億余元,稅款1.1億余元,已造成8265萬元國有資產的損失。

  同時,偵查機關查明,2008年8月至2011年1月,扈百三伙同他人出售偽造的建筑業統一發票共18份,票面金額計277萬余元,扈百三從中非法獲利1.9萬余元。

  去年12月,經揚州市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,深圳A公司等兩家公司及馬遠等11人在揚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同堂受審。

 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,深圳A公司等兩家公司、馬遠等9人的行為均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;扈百三的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、出售非法制造的發票罪;阿麗的行為已構成掩飾、隱瞞犯罪所得罪,依法對他們處以相應刑罰。其中,馬遠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,并處罰金50萬元。目前,該案已進入二審程序。(文中人物及公司均系化名)

下一篇:沒有了